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系统错漏?
    合无江,作为临风城最著名的贩卖情报之所,屋中隔音的功夫自然也拔得头筹。倘若李洛冰没有系统相助,实际上,莫说外面的脚步声,那怕是有人高歌而来,他也未必能发现其影踪。

     就好像现在,李洛冰在系统中分明看到隔壁有人在争吵不休,可是自己所待的雅舍内却是一丝声响也无。

     李洛冰偏头看了看送自己上来的小女孩,只见她摇晃着自己的虎头鞋,仰着脑袋,四处环顾,那好奇的样子,倒好像李洛冰才是主人,而她则是第一次光顾。

     “你怎么还不给我拿茶水去?”李洛冰见屋里一片寂静,他心中无聊,便寻了个由头开口。

     “佛曰:不可说。你这庸人不懂。不是不拿,时候未到。”那小姑娘一副神棍的模样,向李洛冰摆了摆手。

     “年纪不大,就在这里谈佛论道,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还说我是庸人,你们酒楼就这服务态度?”李洛冰手指敲击着桌面,一挑眉装作一副生气的样子说道。不过那嘴角暗含的微笑还是将他的心情透露。

     小姑娘双手一撑,却是站了起来,贴在李洛冰旁边坐下,像是磁铁吸引过来的金属。

     “我家酒楼不好,那你便走啊!不过,你走之前得先告诉我,你在浪涛原比试时怎么突然这么神武?明明大家都说你不学无术。来,你偷偷的跟我说,你昨天是不是作弊了?”小女孩的眼神灵动,声音俏皮得仿若黄鹂鸣柳。只见她一副仿若找到知己一般的神采,倒像是在说“你懂我懂大家懂”。

     李洛冰无语地白了她一眼,哪有当人面这么说的?不过,很快他便反过味来,“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

     “你傻啊?我就是这酒楼里的。”小女孩瞥了他一眼,随手从衣袖里变出一个苹果和一把小刀来。

     李洛冰没理她,观察着脑海中的系统,咦?这“目标人物”怎么还不出现?

     原来,那老者被门外的一人绊住了,只见两人好像正在低声交流。

     “嘿!嘿!”小女孩见李洛冰没了声音,便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

     李洛冰看看小女孩,又看看她削下来的果皮,嘴角划过一丝诡异的笑容。“来,小盆友,叔叔给你变个戏法怎么样?咳咳,首先……闭上眼睛。”

     小女孩抬头半信半疑地将手中的苹果放下,阖上了双目。

     “有没有偷看?”李洛冰手舞足蹈地在她眼前晃动。

     “快点!”小女孩又生气了。

     李洛冰一扁嘴,切……一点都不温柔,以后怎么嫁的出去?

     只见他拾起桌上的果皮,挑挑拣拣,最终选择了一长一短的两条,贴在了女孩的额头。

     “来,小美人,看看我为你做的整容手术。”李洛冰随手抄起挂在门后的铜镜,兴高采烈地“报功”。

     小姑娘睁开眼。看看镜中的自己,只见湿答答的苹果皮虚虚地挂在她的人皮面具上,仿若两条大蚯蚓趴在了她的面孔。

     小女孩无语地送给李洛冰一个“你特么在逗我”的表情,而后又拿起了苹果,她用实际的行动向李洛冰证明了他的笑话究竟有多冷。

     “哈哈哈……”果然,李洛冰的笑声越来越小,最后消散于虚无。

     但是他的心中却不是尴尬,反而有一种和老朋友在一起的轻松。

     他趴在桌上,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感受——自己来到大雍朝这么多天,第一次碰到能让自己全然放下包袱的人。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陪着一个陌生的人,却可以感到这么自由。

     小姑娘没理他,斜阳散在苹果上,折射出一层朦朦的水汽,李洛冰侧着头,看着无数细小的水滴从空中慢慢落下,浸湿了因为冬日而有些干燥的桌头。

     他静静地又查看了一下脑中的防御系统,忽地灵光一闪,直起身来,在小女孩面前的桌面上敲了几下,“诶,咱们打个赌怎么样?”

     “赌什么?”小女孩没抬头,仍沉浸在削苹果之中。

     “就赌我数九下,就会有人进来。”

     小女孩仰首轻笑,斩钉截铁地说道:“不可能。”

     “你怎么知道不可能?”

     “我就是知道!”

     “那你就等着罢,你要是输了可要把你的名字告诉我,要真名,不是那个什么三儿的。”李洛冰手指在那小女孩眼前晃了晃,与她约定。

     “好,那就依你,不过你要输了,也要把你浪涛原比试胜利的秘诀告诉我。”

     李洛冰闻言神秘一笑,也没有回复,直接开始倒计时:“九、八、七、六、五、四……”

     “三、二、”李洛冰向小女孩望去。

     果然,原本装作漠不关心的她此时也抬起了头,望向了门前,一副紧张的面容。

     “一……”伴着李洛冰最后的话音,门前却寂静依旧。

     “嘿嘿,我就说嘛!你……”她笑逐颜开地宣布。

     “当当”,正在这时,一阵金石之声传来,打断了她的即将脱口的“输”。

     原来,这房间隔音效果太佳,倘若有人来则必须敲击门上特制的金属。

     “哈哈哈!”李洛冰欣然一笑,高声说道:“这下你可是服了?”

     “不可能啊?”小女孩一副质疑人生的模样。

     “好了,愿赌服输,快告诉我你的名字!”李洛冰讨要起自己的赌注。

     “我叫思柔!”小姑娘一生气,脸边两个小气球便又鼓了出来,只见她气哼哼地撂下自己的名字,而后转身立起,连苹果都忘了拿走。

     “诶,你去哪儿?”李洛冰拾起苹果,望着她的背影追问。

     其实,此时已走到门前的思柔心中是既好奇又愤怒。

     她好奇于李洛冰是如何猜出,愤怒却是针对自己手下的那帮“饭桶”。唉,自己刚刚可是千叮咛万嘱咐……

     “你的苹果!”身后又传来了李洛冰的提醒之声。

     哎呀,怎么这么烦人?思柔心中莫名地有些恼羞成怒,只听她恶狠狠地说道,“我去给你拿茶水!”

     而后她便打开了房门,顺便将立在外面的人瞪了个通透,直唬得对方连连鞠躬。

     原来,等候在外的正是李洛冰期待已久的那位“碰瓷”老头。

     李洛冰大刀阔斧地坐在上首,不一会儿,便见自己的“目标人物”身裹一件漆黑的大氅走入,那大氅宽松极了,竟连身形都看不清楚。

     “公子,我是酒鬼,你唤我叫老九即可,敢问您这次要查什么?”只听一个沙哑的男声从面罩之下传出。没有寒暄,没有简述,大刀阔府,直奔主题而走。

     李洛冰心下冷笑——看这老头这驾轻就熟的模样,说不得就是以此业为生。

     “呵呵,”李洛冰敷衍一笑,说道:“先生带着面罩是不是有些不够坦诚?”

     “公子不也是带着面具?这是听风苑的规矩,咱们双方都要遵守。”老九微微躬身,声音低沉得完全看不出当时在西市的那般生龙活虎。

     “呵呵,没关系,既然你是这楼里的人,那么我是谁,你心里也应该有数……”

     李洛冰垂首看着桌面,光线从他的头顶擦过,暗暗的让人看不清楚。

     那老九听了这话,沉吟了一刻,良久,他终于说道:“公子,您的话,我老九实在是听不懂。不过如果阁下执意要我摘下面罩,那为保诚意,我就破例一次。”

     话音刚落,就见老九将自己面上的遮挡之物移除。

     阳光下,李洛冰冷冷地看了过去,然而一时之间,却是隐约有些恍惚,只见那面罩之下的脸庞,分明只是一个白面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