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风起酒楼
    合无江上,凛冽风中,暖阳伏波上,轻浪逐微风。

     一片寂寥之中,船底部不时传来一阵阵的“咔嚓”之声,李洛冰身倚阑干之上,垂头探究。

     由于视线的原因,李洛冰并不能将船底的情况看得十分清楚。

     但四周的水面上,一块块几近透明的浮冰却也将声响的缘由巧妙地揭露。

     前几日的鹅毛大雪,如今早已消失了影踪,唯一来过的明证,大抵便只余那狼藉的残雪和这江上的薄薄冰层。

     船顺风行,破冰而出。四散的薄冰,像是天灾中流离失所的孩童,那清脆的“咔嚓”之声,倒成了它们最后的一句稚语呼救。

     李洛冰叹了口气,转头看向了刘豫思,而后便指了指那甲板尽头的偏僻之处。

     刘豫思心领神会,当即便跟在了自家少爷的身后。

     “咱们现在距离听风苑到底还要多长时候?”李洛冰示意刘豫思将耳朵贴过来,随后低声说道。

     刘豫思望着远方,白茫茫的江面上飘着一层淡淡的薄雾,隐隐约约间有几点模糊的影子,灰黑色的让人看不清楚。

     “额……”他沉吟一声,说不出话来。

     李洛冰闻言心下一紧,“你难道没来过?”

     刘豫思愣了一下,灵动的双眼间似是极快的闪过了什么,他抿了抿嘴唇,而后便又换上了他惯有的笑容,说道:“少爷,您说笑了,我这样的人怕是连上船的资格都没有。”

     李洛冰见他神情落寞,心中划过一丝突兀之感,只感觉气氛中有些淡淡的哀愁,于是便不再说话了。

     不知过了多久,本来远在天边的几重烟树,现下已然近在眼前。

     遥望四顾,只见远方人影重重,大抵是先一步赶到的奴仆轿夫守在岸边等候。

     画船逐渐靠岸,李洛冰随着人潮流动,茫茫人海中,惘然与困惑涌上心头。原来满目所视,岸上的人尽皆带着面具,仿若身处另一个世界之中。

     不过,好在不多时,便有一位身着绿衣的僮仆来到了近前,他先向李洛冰行了一礼,而后恭敬地说道:“公子,请随我来。”

     李洛冰与刘豫思跟在他身后,不多时,一顶墨绿色的竹轿便出现在视野尽头。只见那轿旁立着四个带着铁面具的轿夫,他们先是向李洛冰行了一礼,而后便撩开帘子,露出了轿中的事物,一片朦胧间,四角瑞兽炉依旧笼在一片淡淡的轻烟之中。

     刘豫思凝视了片刻,转身对李洛冰低声说道:“少爷,是咱们府上的。”

     李洛冰闻言点了点头,举步踏入轿中。

     那绿衣仆童并没有就此离开,反而跟在了竹轿左右。

     大抵是路面不平的缘故,李洛冰只感到一阵摇摇晃晃,脑中掀起了一阵近乎眩晕的不舒。

     很快,大抵只有一炷香的时间,李洛冰就听到外面那僮仆的声音传来:“公子,听风苑到了,请您下轿步行。”

     李洛冰掀开暖帘,霎时间,首先映入眼中的便是那高耸入云的琉璃牌楼,只见它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的光彩是那般的炫目。

     牌楼之上挂着一副巨匾,上书“听风苑”三个大字。

     其实单单牌楼就已然引人注目,但更难能可贵的却是其上的木匾,只见那三字的沟横笔画浑然天成,返本归元,龙飞凤舞中隐隐流露出大家之风。

     在大雍朝,字的好坏甚至会影响一个人的仕途,这样一幅好字,自然也就彰显出听风苑的底蕴雄厚。

     继续向前,只见眼前的大路尽头伫立着一家名唤“风起”的酒楼。

     李洛冰迈步而入,没有想象中的阴森可怖,这里的气氛和谐得仿若普通的酒舍茶楼。

     不过,大堂正中却还是有一个不协调的音符,只见站在前台的伙计挂着一张僵尸脸,对谁都冷漠以对,仿若面肌麻木。

     但当李洛冰一行走来之时,他却费力地挤出了一个笑脸,像是北极的冰山撕开了一条裂缝。

     李洛冰心下感动——哎呀,即便是如此面瘫之人见了我也会面带笑容。

     “小六,你回来了,快去喝口热水罢。”像是看不惯李洛冰的自作多情,那伙计一张口,就将把李洛冰的“感动”碾作尘土。

     走在前方的绿衣小童嬉笑一声,对李洛冰拱了拱手,而后便转身而走。

     前台的伙计见那“小六”走了,面部肌肉一抽,随即便又恢复了刚才的冰冷冷。

     “你们是干什么的?”只听他打着呵欠问道。

     我们还能是来干什么的?李洛冰心中吐槽。不过,还是面不改色地回复道:“买消息。”

     “小三儿,带他们去二十号房间。”那伙计喊了一嗓子,递给李洛冰一个木牌,而后便侧过身去,不再理睬这站在前台的“客户”。

     小三儿?李洛冰心中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一时没忍住,笑出了声。

     正当他满面笑意之时,眼前突然之间飘出了一个身着白衣的“无脸”小孩。只见来人看不见鼻子和眉毛,只有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

     鬼啊!李洛冰心中一唬,却是差点将手中的木牌直接扔在对方额头。

     “你笑什么?”

     李洛冰看着眼前的“无脸人”竟然露出了一个懵圈的表情,一时之间,竟感觉有点萌萌哒。

     听她的声音,倒像个小女生的感觉。李洛冰心中猜测,仔细一看,那人的耳鬓旁果然有端倪露出——原来,她的五官全部被一张人皮面具所遮掩住。

     “你笑什么?”眼前的小女孩生气了,将刚刚的话又重复了一遍,脸颊鼓鼓的像挂了两个小皮球。

     “呵呵,没想到你人不大,倒先学会装神弄鬼了?”李洛冰没忍住,俯身伸手拉了拉那小女孩的脸。

     “嘶……”突然,一直长期掉线的前台伙计嘬着牙花子发出了由衷的惊叹之声。

     “无脸”女孩的眼神仿若利剑一般,只见转眼之间,那伙计就像是被斩断了电源一般重新垂下了头颅。

     “跟我走!”小女孩又狠狠地递过去一个“等着瞧”的眼神,而后转身对李洛冰气哼哼地说道。

     “好好好!”李洛冰含笑跟在了后面,不大一会儿,一行人便来到一间雅室之前,只见门牌上赫然写着“贰拾”两个篆字。

     走进屋内,李洛冰看看光秃秃的桌面,问道:“你们这里可有茶水?”

     小女孩依旧处在怒火之中,只听她直愣愣地说道:“我们这里是酒楼,没有茶水提供!”

     李洛冰存心逗趣,于是便说道:“那我偏要点茶水又怎样?”

     “那你就等着吧!”小女孩一屁股寻了个地方坐下,却是再也不走。

     正在这时,李洛冰的脑海中又响起了那熟悉的声音:“嘀嘀嘀!目标人物已锁定,正在从一百二十米处向宿主走来。注:该目标人物曾在‘扶老爷爷过马路’出现。”

     哈哈哈!人生何处不相逢?你这次再想轻易脱身。恐怕就是痴人说梦。

     李洛冰昨日刚刚服用了狼魂丹,现下心中是说不出的跃跃欲试。

     他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老人推门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