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奇人
    风声静,人声停,周遭的一切仿若都停顿在了这一瞬之间。

     李洛冰凝视着坐在地上的老人。

     当然,此时的你,如果愿意像歌里唱的一样,一层一层地剥开他的洋葱心,你会发现,你会讶异:他心中那茫茫无际的大草原上,呼啸而过的羊驼大军。

     千万“咩”声过,李洛冰却是突然一激灵,心中忽地有个声音提醒他快快躲避,脑中的系统也恰逢其时地响起预警。

     李洛冰不及细想,下意识之间足尖点地,倒起小碎步,向后平移而去。

     视野之中,方才还左足不便,蹒跚而行的老丈,此时却好似猛虎伏地。

     须臾之间,老叟盘起双足,脚下稳结莲花盘,身形一展,双臂仿若猿猴伸。电光火石之间,手赛飞鸟,径直地向李洛冰的踝部抓去。

     李洛冰险险地避过了老人的初次攻击,但他的身体本就大病初愈,故而移动间身形已有不稳的痕迹。

     老丈见一击不成,嘴角支起一丝冷笑,手掌携风,扫过衣襟,几根银针转眼间便已出现在掌心。

     “休伤吾主!”正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了王言撕心裂肺的怒喝。

     原来,李洛冰虽吩咐王言在胡饼店中等候,但实际上,王言又哪敢将视线有一丝一毫的偏移?

     他方才抬首观望,看到老者倒地,心中还不明所以,但此时见这老丈咄咄逼人,招招致命,哪里还坐的住?一时之间,目眦欲裂,拔身便向此处奔来。

     老人却是完全无视了王言的话语,只是单单打量着李洛冰,只见李洛冰下身虚浮,刚刚虽躲过一击,但此刻脸上也满是惊魂未定。

     一见此景,老者面上冷笑一滞,随后却浮现了几分惊疑。但见他虚身晃过王言,手中微动,银针也随即脱手,带着一阵凛冽的寒气直奔李洛冰面门而去。

     李洛冰下意识地闭上了双眸,刹那之间,时间仿若静止。

     等待是最难熬的死刑,短短的几秒里仿若有万蚁噬心

     突然,李洛冰感到眼睑一阵刺痛,再睁眼时,却是恰巧看到眼前那刚刚还追魂夺命的银针此时却好似失去了原动力,凝滞在空中,再也不得进一寸距离,最终针尖微晃,却是终跌落在路旁的风尘里。

     朦朦胧胧间,李洛冰只记得自己好像看到了那老者微微颔首,与此同时,方才还笼罩在老人面上的凛冽杀气,此时也被他重新收敛入体。

     “兀那贼子,好大的胆子!”李洛冰眼前人影闪过,原来是王言赶到,将李洛冰护在自己身后,愤恨地痛骂道。可惜,王言其实也不甚通武艺,不过倘若他的目光能够化作匕首,那么此时的老者估计就只能剩一些断肢残躯。

     王言身后,死里逃生的李洛冰只感觉脊背像是被一根钢丝捅了个通透,淋漓的冷汗从汗孔中流溢,浸湿了贴身的里衣。

     “得罪了,得罪了,小老儿这厢赔礼了。”只见老人刚刚争斗中的狠厉神色,此时却是早已消失殆尽。现下的他,倒像个乡野间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普通农民。

     赔罢了礼,老者却也不等李洛冰二人有所反应,越过他们,便欲直行离去。

     就这样,只见他一边向外走,一边感叹道,“唉……不是昨夜才下的雪吗?怎么还是这般热?”说着随即便扯开了身上单薄的麻衣,瘦骨嶙峋的胸口也一下子暴露在了空气中。

     数九寒冬,冷风一吹,便是铁打的身体也要抖三抖,然而这老汉却是淡然处之,丝毫不见一丝畏寒之意。

     李洛冰见老者表面虽是抱怨着天气,但身体却迅速前移,倒像是乘李洛冰二人惊魂未定之际准备逃离。于是便出口阻拦道,“老先生,且留步,刚刚的事,你是不是得向我解释一番?”

     老头闻言,脚步先是一顿,随即小腿便像是安了个发动机似的,一溜烟地遁去了。

     王言见状,虽是恨得牙根痒痒,但却无计可施。毕竟,就算把这老大爷再追回来,他们也打不过人家啊!

     李洛冰凝视着老人离去的方向,却是良久无语。

     王言看了看自家少爷,以为李洛冰是尚未从刚刚的事故中缓过神,于是便出言安慰道,“少爷,你且放宽心,待咱们回了府,我定会派咱们府中的高手去把这老匹夫抓回来,您放心,这回就算是掘地三尺,我也不会让他再跑了。敢对您不利,老奴定要把他剥皮抽筋”

     李洛冰闻言轻轻摇头,对王言解释道,“不必了,言叔,现在敌在暗,我在明,倘若贸然行动,未尝不会打草惊蛇,到时候,反而对咱们郡王府上下不利。况且,我看着老人身手不凡,端的是个赳赳武夫,倘若刚才他想取我性命,不过是覆手之易,但他却令那银针停在我眼前,倒像是警告之意。或许是我一开始太唐突了,反而引起了他的疑心。”

     王言点点头,的确,行走江湖之人,各个都有保命的绝技,刚刚那个老人,能生擒还罢,倘若再让他跑了,恐怕南郡王府都要永无宁日。现下,那老者既然见好就收,没有伤人,倒不如放过他一次,毕竟,人啊!但凡有点能耐的,总会有些怪脾气。

     不过行至此时,李洛冰在外游览之心自然也荡然无存。于是,主仆二人就这样郁郁寡欢地打道回府而去。

     回到府中,李洛冰屏蔽了左右,独自一人坐于案前细细思索起方才之事——其实,整件事的起因,实际上还是系统发布的任务,而且,这个任务与众不同之处就在于人物的奖励是未知的。依据李洛冰上一世的经验,未知的情况往往发生在技能类的任务之中,也就是说,方才那个老者,极有可能身怀绝技。

     人生在世,什么都是虚的,荣华富贵,权势地位,这些都仿若过眼云烟,风一吹,都有可能随风散去,但技能不一样,学会了,那就成了一辈子的根基。李洛冰心中一热,“长康遗梦丹”那种道具类的只能一次次地花钱购买,但自己倘若能学会一些技能,那等到将来师徒系统开放,那自己说不定还可以赚一些积分。

     想着想着,李洛冰忽然听到院门处有几分喧哗之声,便好奇地推开房门,远望观瞧,只见院门处,两个巨灵神一样的身躯将院前的空地挤得是满满当当。

     “怎么我就不能进去?!原先可没有这样的规矩!”只听那领头的壮汉声若洪钟,瓮声瓮气道。

     王言揉了揉差点被震聋的耳朵,回复道,“少爷方才吩咐了,任何人都不得进去,您切莫叫我难做。”

     那汉子闻言忙摇头晃脑地连连说道,“没有这个道理!没有这个道理!”

     眼角一瞥,却是正好瞧见了这边正看热闹的李洛冰。

     “我的好哥哥啊!”那魁梧大汉“哇”的一声喊将出来,随手一扒拉,只见王言就像颗保龄球似的,旋了出去,正好让出了院门。

     院门空虚,没了王言的遮挡,李洛冰的视野骤然清晰,只见那壮汉大步向前,行至院内。待到其与李洛冰视线相会,脸上还骤然绽放出一抹璀璨夺目的笑意,远远望去,活像一只二哈成了精。

     眼瞅着人愈来愈近,李洛冰忙在记忆中检索,原来,来者不是旁人,正是前身的挚友——寇氏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