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卷 今天……水逆啊!
    苍天恐人负美景,却使雪光映窗楹。

     雪后的拂晓轻轻的,来得总是比平时早一些。

     李洛冰睁开迷蒙的双眼,却也再无睡意。于是便披上了一件裘衣,推开门,行至院内。

     院中,微风冷冽,晴日初生。

     呼吸吐纳之间,清新醒寤之气携去心中秽浊;昂首凝目之时,和煦温暖之光振奋一身阳气。

     李洛冰环顾四视,却见远处亭台之中,琉璃瓦顶之下,言叔早已贴心地铺好了毛毡,燃起了暖炉。

     待李洛冰踱步至亭前,定睛观瞧,只见亭中束腰四足圆桌之上,几样糕点卧于碟底梅花之上,原来这些正是厨娘们用昨日婢女所采的雪中梅花所制。

     王言行礼退下,却是独留李洛冰一人。

     围炉观雪,清静无为。

     温一杯尊中酒醲,噬一口梅花雪饼。

     美哉!美哉!好一片银装素裹!好一片琼林玉叶!

     李洛冰眼角含笑,静静地欣赏着这天地间难得一见的纯净,远方的山影中,曾经的苍绿也变作雾蒙蒙的淡白。

     此时此刻,此山此景,胸中诗句千篇过,岂不正应了杨万里的那首“银色三千界,瑶林一万重。”?

     但是,俗话说得好,“人无百日好,花无百日红。”美景不常在,常因庸人空。

     果然,就在李洛冰刚刚畅快地舒出胸中浊气后,他的视野中便随即出现了一个无比惊悚的面容。

     霎时间,李洛冰的心中宛若扬起了惊涛骇浪般的起伏,尤其是,当他看到王言——这个年近半百的沧桑老叟,这个原先看起来端庄严肃的古稀老人,绽放着如同菊花一样灿烂的笑颜时,内心中更是喷涌出永无止境的自杀冲动!

     丑!真丑!

     丑得惨绝人寰!丑得拔得头筹!

     在雪景的映衬下,王言的笑愈发明媚,也愈发辣眼。

     只见那张已经历经几十年岁月蹂躏的面庞,狠狠地拧在了一起,一时之间,直仿若沟壑变成了缝隙,挺拔山川变成了龟裂大地,四大洋被五大洲挤成了小溪,地球的板块重新闭合在了一起。

     “你!……”李洛冰一口老血卡在脖颈。

     王言却浑然不觉,依旧顶着他那副能令百鬼夜啼的尊容,大声说道,“少爷,好消息!”

     “什……么……?”李洛冰努力将视线投向了远方的山影,挣扎着将方才的画面逐出脑去。

     王言丝毫没有发现自己差点吓死李洛冰的“丰功伟绩”,欣快地说道,“少爷,您有所不知。昨日,不知怎的?王爷突然下令让五少爷去当守夜人,您是知道的,这刚下了这么大的雪,今年的冬天怕是也寒于往昔,五少爷那副千娇万宠的身子骨,恐怕进了祠堂,就得竖着进来,横着出去!王妃去求情,还差点被打出来呢!”

     李洛冰闻言暗想:昨日之计果然应验,今日小施惩戒,也算是李洛城为之前算计前身的恶行付出点儿代价。唉!怪道刚刚言叔如此喜悦,这个老人家一直心系于我,如今看到陷害我的小人受了苦,这才喜形于色啊!

     李洛冰想着想着,对自己刚才产生的负面情绪也有了几丝惭愧。

     于是,李洛冰便慢慢地、慢慢地将目光重新移回了近前。

     一秒钟……

     两秒钟……

     不行!李洛冰痛苦的垂下了头颅,泪眼模糊地说道,“言叔,你莫笑了!你莫笑了!……一会儿倘若被人看到了,少不得说咱们的闲话。”

     王言闻言赶忙将表情收敛起来,不多时,只见他面上虽仍有残存笑意,但已然与从前的模样相距不远了。

     李洛冰微微颔首。

     言叔!对不起!

     请您定要原谅我,我还只是个孩子,暂时还无法面对如此丑陋的世界……

     ……………………………………………………………

     吃罢早餐,李洛冰决定出府一游,他要从刚才的乌烟瘴气中走出来!拥抱外面的美好世界!

     出了府来,最近的却是东市的地界,李洛冰、王言二人,皆换上了普通常服,以免暴露身份。

     只见东市之中,人声鼎沸,熙熙攘攘,叫卖之声此起彼伏,端的是一派热闹繁华!

     李洛冰虽说有王言在侧,不得细细观详,只能走马观花,粗略一看,但心中仍是千般震撼。

     毕竟,李洛冰前世穿越的虽然也是古代,但是转眼之间,百年已逝,茫茫岁月,沧海桑田,民间景象自然不可能一成不变。

     况且南北朝时期,狼烟四起,可是大雍朝却承平多年,百姓生活截然不同也自可知。话说,单只眼下这安居乐业之象便是李洛冰旧时未尝得见的。

     不过,李洛冰虽心中惊奇,面上却不露声色,只听他淡定地说道,“言叔,这东市咱们也逛的差不多了,现下到西市去,你可有什么好去处推荐?”

     王言面露难色,吞吞吐吐地说道,“西市倒是新开了一家胡饼店,口碑极佳,生意火爆,不过,那里多有庶人集聚,以您的身份恐怕是有碍于此。”

     李洛冰闻言丝毫未放在心中,大手一挥拍板决定,“走!怕什么?咱们只着常服,又有谁能知道咱们为何人?”其实他刚刚只吃了几口点心,此时腹中却可谓是饥肠辘辘,听到胡饼怎能不动心?

     就这样,两人移步来到了西市。却说西市之中,胡人渐多,但汉人却也不少,毕竟,谁不想多看看这异域风情?

     只见街市之中,人头攒动。顺着人流,二人便来到了胡饼店前。

     话说这胡饼,其实有些类似于今日的芝麻烧饼。刚出炉时,真可谓是酥脆可口,香飘十街!李洛冰和王言共点三份,又加了一些佐菜,这就准备开吃。

     正在这时,李洛冰的脑海中突然传来了系统的声音。

     “滴!滴!滴!发现新任务:扶老爷爷过马路。奖励未知,请宿主选择。”

     李洛冰如坠冰中,瞬间石化。

     什么鬼?扶老爷爷过马路?

     这算什么?

     难道自己再次穿越过来的真正目的其实是“努力提高大雍朝人民道德素养,增强大雍朝人民的思想觉悟,团结一致,共建美好家园”?

     李洛冰两行清泪顺流而下——今天我水逆啊!

     罢了罢了,既然有了任务,那便做吧!

     李洛冰认命的放下了手中胡饼,四下张望。只见不远处,恰巧有个老人家正在蹒跚而行,或许是左腿有疾,故而老人走得并不稳当。

     李洛冰心中稍定,毕竟,临风城内,街道宽达百米,且现下又无马无车,倘若是个健全人,恐怕自己刚上前去搀扶,就会被人家认作神经病。但此时那老人家脚步不稳,自己便有机可乘了。

     只见李洛冰忙吩咐王言在店内等候,自己却是直奔老人而去。

     到了近前,李洛冰用自认为最和善的表情萌萌哒说道,“老人家,我扶您过去吧。您看您腿脚也不大方便。”

     老人上下扫视了李洛冰一遍又一遍,直到李洛冰瘆得汗毛直立方才罢休,“那就谢谢你了,小伙子。”

     李洛冰忙摇手表示不用谢,而后便搀起老人的一侧胳膊,向路对面走去。

     走着走着,马上就要到达终点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老人突然挣开了李洛冰的搀扶,自己坐到了地上!

     李洛冰惊呆了,差点就把眼睛瞪了出来。

     这……是碰瓷吗?

     这……是碰瓷吧?

     这真的是碰瓷吧!

     古代也有碰瓷的吗?

     古代的碰瓷工作者都这样明目张胆,清新脱俗吗?

     所以说,他刚才打量我这么半天是怕找错目标是吗?

     李洛冰的脑海中一片空白,惟一残存的地方全被一句话塞满:

     “原来世界上真的有这么臭不要脸之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