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交锋
    常言道:佛靠金装,人靠衣装。

     世人眼孔,浅的多,深的少。只见皮相,不识骨相。

     李洛冰身为郡王嫡子,仪容上还是远超于人的。毕竟,南郡王年轻时便素以风流倜傥著称,先王妃也是容颜姣好,端丽冠绝。二人原先便有“金童玉女”的美誉。李洛冰身为二人之子,容貌上自然也就没什么瑕疵。

     然而,古语曾云:“读有诗书气自华。”

     其实这句话的深意便是,倘若胸中无丘壑,腹中无点墨,纵然颜如舜华,也不过是艳俗之态,易为他人看轻。

     过去的李洛冰,不务正业,耽于玩乐,故而即便相貌堂堂,但一举一动间仍给人以颓废倦怠之感,直好似老人迟暮。王言曾经屡屡劝诫,可惜都只是做了无用功。

     不过,王言发现自从前几日昏而复醒,自家少爷便一扫往日的懒散之气。

     就像此时,李洛冰身穿一件对襟直领丝绒鹤氅,头上戴一对角方巾,脚下蹬一双青色方头履。这本不过是最常见的士子装束,可是穿在他身上,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文尔雅,清新俊逸。

     “这可真是王妃在天有灵,保佑少爷迷途知返了。”王言心中默想。

     李洛冰不知王言心中所想,只是见他又在那里愣神,便轻咳一声。

     王言连忙作揖赔罪,然后便引着李洛冰出门登车去了。

     登了车,李洛冰忙将脑中的系统打开了。只见整个界面,就如同游戏中的人物面板,多种数据清晰排列,简单明了,一目了然。

     李洛冰将目光转向右上角,用意念点了一下其中的“商城选项”,然后在新界面中,选择了“按价格顺序排列”。果然,排在第一个的还是只有“长康遗梦丹”。

     依据李洛冰上一世的经验发现,“长康遗梦丹”中的“长康”其实指的便是东晋名士顾恺之。顾恺之,字长康,曾绘有《洛神赋图》等千古名画。而那后面所谓的“遗梦”则指的是当你购买此道具后,便可如顾恺之一般,妙笔生花,一笔传神。其唯一的缺陷是时间上会有限制,一般都在半个时辰之内,也就是一个小时之中。

     这“长康遗梦丹”乃是一个朱红色药丸的形状,售价为每丸100积分。

     李洛冰心中思量:这“长康遗梦丹”只是能短暂地提升一下书画技巧,过于缥缈,实用价值不大。除了能在文人面前卖弄一下,大抵也没有其他用途了。自己现下只有500积分,除了这个,别的都买不起。这可如何是好?

     想着想着,李洛冰心中愈发愁虑,眉头也紧蹙到一起。

     正在此时,身边的竹苓被风带起了一线缝隙,也将沿途的景致引到了李洛冰的视线之中。

     只见漫天大雪间,飞檐重阁,方亭水榭。庭院之间,悬山屋顶上,灰白相间,隐隐约约间,宛若身临画中。

     为防山火下炎,远处的山影憧憧尽皆被一道黄土夯成的山墙围住,围墙蜿蜒,不见尽头。

     怪不得只是在府内行走,王言却还是准备了马车。这郡王府占地不下千亩,内宅之内不仅有湖光水色,甚至还围山入府,真是好大的手笔!

     财帛动人心,权势乱人魂。这么大的家业,也就怪不得那位五公子会忍不住动手,他是现王妃之子,本应继承王位,但因为有自己这个故王妃嫡子在,导致父王现下左右摇摆不定,迟迟没有立下世子。

     想想自己这位可怜的五弟,世子之位空悬,他恐怕也是时时难安吧。

     正在这时,马车停了下来,外面传来王言的声音,“少爷,这个时候,王爷应该还在正堂议事,咱们现下已经出了内宅了。“

     李洛冰闻言一愣,而后才突然想起,原来,郡王府内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那便是”临近正堂时,只许步行。”此乃礼节之需,为示对宾客的尊重,故而不得骑马,不得乘车。

     待李洛冰下了车,主仆二人就穿回廊,过庭院,向着正堂方向进发了。

     一路走来,李洛冰观察到,虽然自己身为郡王三子,是名义上的主子。但沿途所见的仆从丫鬟,对自己大都只是微微一行礼便转身离去,仿佛与自己说话反而拉低了他们的身份。

     “真是’看见大,拜一拜;看见小,踩几脚。’,不过几日的功夫,估计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我先被书院除名,在外欠下了赌债,被人追到府里又恼了父王的‘光辉’事迹,大抵是都觉得我前途渺茫了吧,这一路走来,真可谓是人人避之不及。”

     李洛冰心中暗叹,想着想着,便来到了正堂外。

     “哎呦?!这是谁啊?不是我们前几天刚被揍的三少爷吗?怎么身上的伤都好了?谁没看住让你跑到这来了?”突然间,前方不见其人,先闻其声,真是好一阵的冷嘲热讽!

     李洛冰下意识的查看了一下防御界面,好家伙!他自己都被吓了一跳,只见出现在界面里的十多个人中,基本上都是红色的恶意光点!

     自己这得是多不招人待见啊!才能这般“孤家寡人”?

     走到近前,李洛冰才发现在十数个旁系子弟之间,赫然站的是自己的五弟李洛城。

     此时,未待李洛冰反应过来,王言便抢先一步站了出来,行礼说道,“五公子,您有所不知,和您上次眠花宿柳,被郡王惩戒后,两个月才好不一样,要知道,我家少爷苏醒不过两日,身上的伤痊愈如初了。怪道大慈恩寺的圣僧说过,我们三爷有仙人相护,现在想来着实不假。”

     “你这贱仆!”李洛城听着王言口中的“眠花宿柳”“惩戒”等词,只觉一阵邪火攻心,于是便气急败坏地说道。

     “五弟,言叔乃是我母亲最信任之人,你这样说,莫不是心中对故王妃不满?”李洛冰害怕李洛城拿王言撒气,便先下手为强,给他扣上了一顶大帽子。

     果然,李洛城也知事情轻重。于是便不再就此事纠缠,只得悻悻地对王言道,“暂且饶了你一回。”

     李洛冰收到了王言感激的目光,轻轻地点了点头,便向守在正堂前的小厮那里走了过去。

     不料,李洛城却突然出声,想要拦住他。“三哥,你要去哪里?里面父王正在与宗老们议事,你不要去那里添乱。”

     李洛冰闻言,身影连顿都没顿,仍是继续向前走去。

     “李洛冰,你给我站住!”李洛城音量愈来愈大。

     李洛冰听他叫的气势汹汹的,便下意识回头一看,这下子,却是差点笑了出来。

     只见雪里杵着一个好大的西红柿!

     原来,李洛城不知是冻的还是气的,面上仿若老腊肉干一般泛着紫红。他本就体型肥硕,偏偏还穿了一件大红的外罩,乍一看,竟好似球型。

     李洛城见李洛冰不仅不理睬他,竟然还面带笑意,似有嘲讽。一时之间,更是火冒三丈,直上心头,连“三哥”都不叫了,直接叫嚷起来,“李洛冰,你放肆!”

     嘿!不理你倒喘上了!

     李洛冰闻言,皱了皱眉,清了清喉咙,义正言辞地呵斥道:“放肆什么放肆,你才是放肆!知不知道父王和宗老们在里面议事?惊扰了里面,你担待得起吗?还是你根本就不把父王和宗老们放在眼里?怎么五弟,你难道没有学过什么才是君子之礼吗?”

     李洛城只觉得面上涌过一股热流,嘴里嘟囔道,“你、你、你……”

     “你你你,你什么你?话都说不利索还在这里肆意喧哗,你知道这是哪吗?这里是正堂,不是你和你那群狐朋狗友们玩乐的地方,还在这站着干吗?要是让族老们看到咱们府上都是你这样的,那岂不是抹黑了咱们府的形象?”

     “我、我、我……”

     “我我我,我什么我?我是你三哥,俗话说‘长兄如父’,你刚才怎么跟我说话呢?本朝向来以孝治天下,你这不孝之徒,罚你回去抄五十遍《论语》,好好地学学这圣人之道!”

     “呀!”

     “呀什么呀……”

     “少爷你快别说了,你瞧他都气得流鼻血了!”王言赶忙上前拉了拉李洛冰的衣袖,截断了两人的交锋,太惨了,他都看不下去了,这完全是一面倒的屠杀嘛!少爷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伶牙俐齿了?

     李洛冰瞥了一眼李洛城,只见那边已然乱作一团了,是止鼻血的止鼻血,找手帕的找手帕。

     切,弱鸡!

     李洛冰不屑再看,继续向正堂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