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比试
    宽阔的草原上,群声鼎沸,喝彩声和倒骂声仿若潮汐般交替响起。临风城里的贵族子弟此时尽皆除去了身上笨拙曳地的士子常服,转而穿上了短小干练的鲜艳胡衣。

     胡服原是北方狼族的衣饰,在中原,过去的很长时间里都曾被当作是“有伤风化”的代名。但是到了大雍朝,这曾经的奇装异服,却变成了流行的标配。毕竟,曾经被西方朔国称作“战神后裔”的大雍人又怎会忍受得了用这繁复冗杂的衣饰来束住他们心中的豪情?

     虽然平日里,贵族们为了彰显他们与众不同的高贵,依旧尊崇古礼,身着奢华而繁琐的长衣。但在这浪涛原上,只有最骁勇善战的骑士方能得到旁观者的惊叹以及少女们含羞的注视,宽袖的衣衫此时自然也就变成了骑行中的累赘。

     不过在这一片胡衣的海洋里,总会有那么几个异类,就比如说现在正在向李洛冰走来的一行人。

     只见当头之人,身外罩着一件猩红色的氅衣,里面则是由无数铁环相系而成的锁子甲,腘窝处裹着雪白色的貂皮护膝,看起来虽是华贵非凡,但放在人群中总显得有些不合时宜。那人的头上倒是戴了个尖顶的胡帽,帽檐处向外翻卷着厚绒绒的毛皮,两侧的护耳低低垂下,盖住了最易冻伤的区域,但由于没有胡衣搭配,反而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

     李洛冰定睛观瞧,却是一眼就认出了来人——他的五弟,李洛城。

     李洛城行至近前,勒马而停,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三哥,你也来浪涛原了?”

     李洛冰看着他那副面若僵尸的样子,心里也是不愉,便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打马准备离去。

     那边,李洛城哪能让他如愿,轻轻一挥手,身后的那十几个随从就摆了个倒月型,将李洛冰围在了内里。

     “三哥,干嘛急着走啊?弟弟我可还想和哥哥好好切磋一番呢!”李洛城眉梢含笑,笑里带着几分似有似无的嘲讽之意。他一直在寻李洛冰,特意想要找回前日正堂前所受的腌臜之气。他决定要在这浪涛原上与李洛冰一决高低,让临风城的男女老少们看看到底谁才是将来南郡王府的主人。

     不过话虽如此,但其实李洛城此举并不光明。毕竟,他们二人的骑射本就在伯仲之间,但此时李洛冰大病初愈,难免占下风。李洛城此时提出比试,反而有些落井下石之意。不过,李洛城本就是为了乘李洛冰虚弱之机,好一显自己的神威,故而并不太在意旁人的闲言碎语。

     “三哥你可是怕了?!咱们李氏子孙个个都是铮铮铁骨的好汉,你莫不是想做头一个缩头乌龟?!”李洛城言语愈发挑衅,马蹄轻颠,却是向李洛冰步步贴近。

     突然,两匹骏马带着疾风,仿若闪电般劈入,瞬间将李洛冰护在了身后。

     “五公子,您带着这么多人把我大哥围起来却是何意?”寇熊怒喝道。

     原来,刚刚寇氏兄弟一时技痒,只顾得跑到草原上向众人炫耀自身的武力,过了好一会儿,这才赫然发现,他们竟将把李洛冰独自撇在了后面。

     寇熊寇俊懊恼地左右顾寻,却是正瞅见李洛城的咄咄逼人之势,气急之下,两人猛夹坐骑,赶忙奔了过来。

     李洛城抬眼看了看寇熊寇俊,却是并没有搭话。这两个可是出了名的混世魔王,自己与他们争辩无异于对牛弹琴,倒不如把火力对准李洛冰,“三哥,你怎么不说话?你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给弟弟个明话。”

     “滴!滴!”李洛冰听到脑海中的提示音,嘴角淡淡划过一丝笑意。

     原来,他刚刚之所以没有应承下李洛城的比试,却是为了等待系统将任务发出。毕竟,比试嘛!总要赚回些彩头才不亏!

     “发现新任务:浪涛原比试。比试成功将获得一枚“狼魂丹”作为奖励,此丹可明显提高宿主的骑射能力,请宿主选择。”

     李洛冰在脑海中接下任务,抬首对李洛城说道,“人生在世,我本低调而居,奈何总有些魑魅魍魉扰我安宁!罢了罢了,你的比试我应下了。”

     李洛城闻言,气得面色发青,李洛冰一句话,自己就成了见不得光的鬼鬼魅魅。不过想到一会儿李洛冰大败的惨状,李洛城也便不再在意,说道,“三哥,你来决定比试什么!”

     李洛冰闻言细想,浅笑答道,“那便选文试的‘画’类吧。”

     原来,浪涛原不仅是武夫的天堂,更是文人的乐地。此处权贵集聚,故而倘若能以书画一鸣惊人,则更易名扬千里。因此,对于寒窗苦读的莘莘学子来说,浪涛原不仅是一处名胜,更不异于是一条登天之梯。

     文试分诗、画两类,李洛冰选的便是后者。

     李洛城闻言先是一愣,随后却是狂妄地大笑起来,“三哥,你要比画?哈哈哈!你要比画?!全临风的人都知道你笔墨不通,你放着骑射不比,却要选比画?”

     李洛冰淡然地看着他,说道,“比骑射,我痴长你几岁,总觉得胜之不武。不过绘画之道,不看年龄,但看灵心,与你比试,也算公平。”

     李洛城尚未答话,旁边却传来一声倨傲之音,“哼!大字不识,却还提出文试,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表弟,你不要下场,让我先来教训教训这个有辱斯文之人。”

     李洛冰侧头看去,只见说话的乃是一白衣少年,通身似雪,衣角处用金线勾勒出诡秘的花纹,花纹正中写着一个大大的篆字——“云”。云氏乃是现王妃之姓,说话之人也正是云氏的长子——云梦漓。

     话说这云梦漓,虽然在临风声名不显,但在邹都那可是赫赫有名的青年才俊。一手俊秀书画曾令天下闻名的郸城先生都赞叹不已。

     李洛城心知,莫说自己,便是临风城最擅此道者也未必能强过云梦漓,至于李洛冰,那更是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于是他脑筋一转,计上心头,说道:“不如这样,我和寇熊寇俊下场逐猎,三哥和云表哥分别以我们两方为题绘画,一炷香为限,最后,画作前被人放了最多野綯的便算胜利。”

     李洛冰和云梦漓皆点头同意。李洛城一挥手,身后的伴当便如离铉之箭般朝着木楼中最高的那座行去。

     不多时,整个浪涛原上响彻起一阵浑厚的鼓声,仿若远古的战神在向众人发出集合的号令。陡然之间,每个人的心都跳动得更加急迫,踏着低沉的鼓点,燃起血脉里的热情。无数的旗帜招展,数不清的人们聚在了一起,他们眺望着,期待着,今天浪涛原上的这第一场比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