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武试胜利
    却说这浪涛原上的野綯之所以成名,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其旺盛的生命力。

     现下,虽是冬日,但放眼望去,一片苍茫绿色尽皆齐膝而高,让人难辨究竟。

     眼见李洛冰如一道白光般冲了出去,李洛城心中一虚,强烈的嫉妒心驱使下,便也就这样糊里糊涂地追随而去。

     但追出去不要紧,只是到了草原上,李洛城却是转眼间便迷了方向。他想循着李洛冰的路线跑,可是李洛冰胯下的坐骑乃是从极西之地进贡到大雍来的宝马良驹,整个帝国也不过是六匹之数,南郡王得到后便直接赐给了李洛冰。

     心中暗骂了一声父王的偏心,又瞧了瞧李洛冰如同闪电一样的背影,李洛城彻底地迷失在了一片野綯里。

     其实,倘若是和他人比试,李洛城不至于如此被动。

     原来,这浪涛原武试中所选用的白兔体型矮小,即便后腿直立站起,也不过才能刚刚到小腿肚的位置。

     不过,倘若如此,那么比试也便没有了意义。故而,其内中玄机便是所有选用的兔子,其在野綯中行走时,却是跳跃着呈“之”字形前进。因此,倘若细心观瞧,就会发现,在兔子的所有行经之处,草丛都会飞快地凹陷而后直立,从而形成一阵浪涛样的光景。

     同时,倘若是风力所致,在浪涛原上,草丛摇摆的方向大多应该在一定时间内保持恒定,但假如是兔子在活动,那便比较随机。

     是以,一般在武试之时,比试者皆是先要细心观察,而后才会进入草地。但李洛城只因一时的争先之意,却是被李洛冰打乱了节奏,进入到浪涛原里。

     白兔生性善疑,易于受惊,李洛冰二人哒哒的马蹄声,早已使得兔子们慌于逃命,纵然此时再退出草地,也不好定位兔子的踪迹了。

     一时之间,李洛城全然手足无措,只得束手待毙,傻傻地看着远去的李洛冰,咬牙切齿。

     却说李洛冰为何不遵循这正常的程序?

     不要忘了,他脑子里可还有一个逆天的防御系统,只要身在500米以内,随时随地可进行搜寻。系统总要比人眼更加精准。

     唉……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偏偏对手都是一群傻……哔……

     李洛冰一声感慨,其实,大家本是同府之人啊!

     一念及此,李洛冰不忍地回首看了看落在后面一脸蒙圈的五弟,心里像……

     像什么呢?

     嗯,对了,就像是吃了蜜糖一般甜蜜。

     感谢防御系统,感谢狼魂丹,感谢浪涛原大比。

     感谢这世界上总有这样一群不自量力的人,点燃了自己,照亮了别人,哭着喊着上赶着地帮助我增加声誉……

     李洛冰的内心感言还在继续,但是这第二场比试也是不容有丝毫松弛。

     终于,李洛冰在防御界面的角落里发现了自己猎物的踪迹。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李洛冰双手脱缰,左手稳稳将铁弓托起,右手发力,自脐下丹田之处涌上一股热流,却是狼魂丹在发挥效力。

     一时之间,这两百来斤的强弓便被簌地拉起,反观李洛冰,却是双手不颤,宛若磐石。

     众人远远瞧见,齐声喝彩。只觉得李洛冰的动作仿若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说不出的雄姿英发,少年意气。

     却说这边,李洛冰纵马奔驰,转眼间已达目的地。眼见兔子白色的身影在前方忽隐忽现,李洛冰的嘴角扬起了势在必得的笑意,

     是时候了!李洛冰从箭囊中抽出一支已被磨得圆钝的箭柄,在马鞍旁的特质墨盒中沾了沾。话说这墨可并不一般,乃是北方的特产,即便是寒冬都不会凝固。

     箭已在弦,只见李洛冰左右手同时运劲,顿时,硬弓宛若满月般张起。

     脑海中,防御系统早已将兔子的行动轨迹计算完毕,李洛冰右手五指一松,霎时间,箭柄带着啸声刺了出去。兔子自感不妙,逃亡得更加焦急,然而一切不过是徒劳的努力。有着系统相助,又有狼魂丹加持,它又怎能逃得出李洛冰的手掌心?

     只听“啪”的一声,兔子便被箭柄钉在了地上,身上溅开的,是乌黑的墨迹。

     李洛冰下马近前,哈哈一笑,原来,这小生灵以为来人要伤害自己,竟还装死躲避。

     万物皆有灵性,怎可随意对之?

     李洛冰轻柔地将兔子放置在自己马鞍上系着的一只软袋里,袋中还铺好了厚厚的棉花减震。

     这边,众人见李洛冰首阵得利,叫好声接连响起,少年英雄,最是让人敬佩,更何况,李洛冰刚刚安置兔子时的轻柔,更是让木楼中的少女们动了芳心

     李洛城眼见众人对李洛冰尽皆献上赞誉,但对自己却是满目鄙夷,仿佛在嘲笑自己自不量力,心中顿时被难堪与恨意占据。到现在,他也不懂李洛冰是如何在齐膝的野綯中找寻到这么矮小的兔子。

     不过,想不通暂时就不想了,李洛城心中又涌上一个诡计——原先,他还想自行寻找。现下,他决定直接跟着李洛冰,即使是找不到了,也能起到干扰之意。

     一念及此,李洛冰打马前行,直冲李洛冰而去。

     那边李洛冰不知自己五弟的阴险心理,仍在细心搜寻着兔子的痕迹。

     皇天不负有心人,好家伙!这次却是两只白兔并肩而行。

     李洛冰刚将手探入箭囊之内,便听到耳旁马蹄声骤起,却是李洛城追了上来。

     两匹骏马狂奔着冲向前方,马踏野綯,仿若两道刀光,劈出了两道空隙。

     木楼前的众人心中陡然一紧,富贵人家的子弟早已拿出从西域胡商那里买来的远视镜,焦急地等待着比试最终的结局。谁要能夺得这两只兔子,谁就赢得了今日的胜利。

     李洛城眼见猎物近在咫尺,暗叹自己果然没有做错决定,猛一夹坐骑,搭弓引箭便要朝那两只兔子射去,铁箭在空中泛着寒光,映出了李洛城势在必得的得意。

     “哈!”李洛冰哪里能让他抢夺下自己胜利的果实,猛地一声怒喊,仿若狮吼般骇人。

     李洛城手中劲力一松,箭软绵绵地垂了下去,却是丧失了最好的良机。

     敌人的失误便是己方的大幸,只见李洛冰用力一夹坐骑,脚底一蹬,却是腾空跃起,好一个矫健的身影!

     飞在空中的李洛冰虽是抢先一步,但却无从借力,硬弓自是也无法拉起。正巧此时李洛城却是及时赶到,解了李洛冰燃眉之急。

     “来得好!”李洛冰大喝一声,脚直直地踏在了李洛城的头顶,借力一弹,手中箭仿若流星般射了出去。

     “哎呀呀……“李洛城只觉得有千斤的力道都压在自己的天灵盖上,一个俯身,却是抱住了马身,寻找靠依。

     李洛冰的坐骑也不是凡驹,此时见主人一跃而起,这匹极西骏马也追随而去,只见其四蹄翻腾,长鬃扬起,嘶鸣一声便行到李洛冰身下的位置,将其稳稳接住,半路上,还不忘撩起后蹄,狠狠地踹了一脚李洛城的马匹。

     野綯丛中,一只白兔已经被墨汁浸染了身体,另一只见大难临头,便忙四下逃命,李洛冰双臂一张,弓满如月,箭快如雷,却是又多了一个战利品。

     李洛冰下马捡起两只小兔,高高举起。

     顿时,人群中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另一头,李洛城抱着头,守着他刚刚扭了脚的马匹,呆若木鸡……